分库名称:

请选择

书    名:
请选择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志成华
文史丨唯一安葬在昭觉寺的“在家人”
标签:网络信息日期:2019-04-11

昭觉寺内,清定上师生平事迹展示中,有一封蒋纬国写给清定的致谢函,上书:“义父传贤先生夫妇灵体得安塔宝寺,多蒙上人全寺法僧等照顾”。


“传贤”是中国近代思想家戴季陶的名字,“季陶”其实是他的字。此信意指戴季陶这一俗家人安葬在昭觉寺吗?

答案曝露在寺院后方的塔林中——其中一碑阴刻篆书大字:“吴兴戴传贤季陶先生之墓、德配钮夫人有恒合葬于此”。

较之邻近寺僧的灵塔,只秦孝仪(曾任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亲笔书写的古体碑文略显出墓主人的不同。戴墓简介记述:“戴季陶殁后,其遗骸几经波折,于1993年归葬昭觉寺,成为唯一安葬在寺内的‘在家人’”。

戴季陶的确是“几经波折”。

故后,戴的灵柩从广州运到成都,于194943日与已逝世的夫人钮有恒合葬于成都外西枣子巷戴家花园(戴母逝后葬于此。戴氏一家在清朝晚期由广汉迁来成都,后选中四道街定居)。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因兴建成都中医学院的用地需要,戴家坟墓迁至罗家碾一带。六七十年代遭遇了盗墓,骸骨不知所踪。

1988年,蒋纬国遍寻戴季陶遗骸的下落。经上海市和四川警方的联合调查,1990年才从盗墓人身上发现线索。据交代,戴一家的棺木被拆散搭桥,骸骨被顺手埋在罗家碾附近的一条小河边。几经搜辨,终于找到,法医鉴定后确认其为戴季陶及其夫人、母亲的骸骨。

之后,蒋纬国将骸骨在大陆火化,本想圆戴的遗愿将他安葬大陆,但一直觅不得合适之地,只能先暂行带回台湾。


两三年后,几经寻觅、协商,他曾经的学生清定上师接纳了戴季陶,同意将他葬在昭觉寺的塔林里,并为他举行了安葬仪式。

  波折过后,回归桑梓,留一句“中国所以能团结为一体,全由于人民共信自己为出于一个祖先”,启迪着无数仁人志士,青灯素帐,安眠禅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