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库名称:

请选择

书    名:
请选择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志成华
文史丨唐宋时期蜀中的游宴“麟儿”白莲池
标签:网络信息日期:2019-06-04

成都好游乐。自武元衡(武则天曾侄孙,公元807年出为剑南西川节度使)后,唐朝长期派遣高级文官担任西川节度使,从而在成都形成了以文人为主导、官方引领而百姓广泛参与游宴活动的风气。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有载,“成都自唐代号为繁庶,甲于西南……富责优闲,岁时燕集,浸相沿习……追及宋初,其风未息。”

贞元元年(785年)六月,韦皋官拜检校户部尚书,接替张延赏出任成都尹、御史大夫、剑南西川节度观察使。

韦皋镇守蜀地二十多年,“自开幕府,延纳贤隽”,像司空曙、符载、段文昌等名士,均投其门下。

一日,韦皋邀司空曙到北池参加游宴,司空曙有感而发,作《晦日益州北池陪宴》:

临泛从公日,仙舟翠幕张。七桥通碧沼,双树接花塘。

玉烛收寒气,金波隐夕光。野闻歌管思,水静绮罗香。

游骑萦林远,飞桡截岸长。郊原怀灞浐,陂溠写江潢。

常侍传花诏,偏裨问羽觞。岂令南岘首,千载播馀芳。

北池即今天成华区境内的白莲池。


当年张仪取土筑城形成万岁池,因万岁池位于“锦城城北”,所以也称北池,到了清朝,丈雪禅师在池中遍种白莲花,方有白莲池之名。

《旧唐书·德宗纪下》记载,贞元四年(788年)九月,唐德宗下诏说:“今方隅无事、桑庶小康,其正月晦日、三月三日、九月九日三节日,宜任文武官僚选胜地追赏为乐。”德宗号令各地文武官员,将晦节、上巳节、重阳节等作为节日提倡,并向官员赐钱,“永为常式”。

《华阳国志》载,白莲池“其园囿因之”,基础良好,所以历朝历代都延续旧制,把这些地方当成皇家花园或高档园林。

蜀中当职的韦皋秉承皇命,便在一个乍暖还寒的晦日,同一众西川官员,共赴北池夜宴。

永贞元年(805年)八月,韦皋死于任上,他的副手刘辟代理节度使事,原幕僚符载陪同刘辟,同赴在北池举行的龙舟盛会。

会后,符载也同司空曙一般,掏出工作簿记载下一日见闻。叹今事,惜旧人,作《上巳日陪刘尚书宴集北池序》,写:

“我尚书刘公,挺天姿之英特,采人心之愉乐,乘上己之暄淑,趣北池之汗漫,操四驾,腾百祥……

……

先是故太师韦公,因是令节,课宾僚赋诗,乃取诸“黄裳”以为韵。今尚书继之以“青”,盖欲使其五色相宣耳。”

淳熙十五年(公元1188年),京镗任四川安抚制置使兼知成都府,也曾在上巳日泛舟游览北湖。

在《念奴娇•上巳日游北湖》一词中,京镗直言“锦城城北,有平湖,仿佛西湖西畔”。题目中“北湖”一词指万岁池,即今天的白莲池,不同于现龙潭寺和成社区北湖公园内的北湖。

京镗将当时白莲池的景色,同西湖美景相媲美,直叹“除却钱塘门外见,只说此间奇观”。

再如岑参《晦日陪侍御泛舟北池得寒字》,作“春池满复宽,晦节耐邀欢”描述登高、泛舟、欢聚的场景;范成大作《上巳日万岁池坐上呈程咏之提邢》,以“绿岸翻鸥如北渚,红尘跃马似西池”记录自己在万岁池游览宴饮时所见所感。

基本上,唐宋时期的一代代蜀中官员,常在公务之余,带头游宴聚会。这一风气虽在宋初受到一定限制、打压,但面对游宴之风早已深入民心的不争事实,北宋统治者还是以“得民心”为要,向当地文化让步,代之“以从民乐”,助推成都的游宴活动更上一层楼。


当年,张仪在万岁池“取土成池,且以养鱼”;唐宋时期,百官于北池游湖畅饮、写诗作赋;如今,白莲池被通威水产科技有限公司租赁来作渔场,再走前路。

  不论它叫万岁池、北池抑或白莲池,不论这片水域是用以“鱼/渔”还是“娱”,都是成华土地上不可磨灭的历史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