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库名称:

请选择

书    名:
请选择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志成华
文史丨陈豹隐:飘泊君怜金道三
标签:网络信息日期:2019-06-28

夜半扪心杂苦甘,

井中旧史倘能谙。

飞扬我哭张秋石,

飘泊君怜金道三。


陈豹隐,原名陈启修,笔名勺水、罗江

这首诗是柳亚子为吟咏陈豹隐所作。诗中“金道三”为人名,是甲午战争时的一位义军头领,也是陈豹隐纪实小说《酱色的心》中的人物。

陈豹隐生于1886年,原名陈启修,笔名勺水、罗江,出生在四川中江,74岁因病逝世于成都任所,现安葬在成华区境内磨盘山公墓内,被纳入区内不可移动保护文物名录。

如柳亚子的诗所吟,陈启修的一生,漂泊坎坷。

初识马克思主义

1907年(清光绪三十三年),陈启修赴日留学。

留日期间,与鲁迅、张季鸾交厚。191612月,他联合留日同学王兆荣、周昌寿正式发起,组织了丙辰学社(中华学艺社前身),次年创办《学艺》杂志,发表各种新思潮文章。

丙辰学社最早是李大钊筹划的,因李大钊归国未能实现。作为丙辰学社的事实发起人之一,陈启修和李大钊因此建立起亲密的友谊。

为深入学习马克思主义思想,陈启修在日一呆就是10年,于1917年毕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法科,不久即归国。

教学及传播新思想

1919年秋,受蔡元培聘请,陈启修到北京大学法商学院任教授兼政治系系主任,与时任北大图书部主任的李大钊往来更加紧密。

第二年的9月,两人迎来第一次合作,在北大政治系举办了“现代政治”讲座,讲授十月革命后的苏维埃俄国、世界各国工人运动的情况以及中国劳工状况等内容。

1923年底,陈启修赴苏联和西欧进修,期间先后加入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并当选中共第四期旅莫支部审查委员会委员。

1927年,第一次国共合作发动的大革命风暴失败。陈启修被迫流亡日本,易名陈豹隐,与党失掉联系。直到19298月,蔡元培再相邀,陈豹隐方才重返北京大学任教。

1919年担任北京大学教授兼政治系系主任起,他先后在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中共北方区党委党团员积极分子训练班、黄埔军校第四期、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第六期、冯玉祥主办的泰山军官讲习班、重庆大学……等等教学单位履职,讲授经济学或苏俄经济。

1929年(民国18年),陈豹隐翻译了《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篇,定名为《资本论》第一分册,次年由上海的昆仑书店出版,是我国最早的《资本论》中文本。

全面抗战爆发后,他离开北平,辗转南京、武汉、重庆等地,在《大公报》、《扫荡报》、重庆《中央日报》上发表战时经济相关论述。

结缘巴蜀

1946年初,在混乱的内战声中,陈豹隐与马哲民一起,在重庆南温泉创办了西南学院,兼任川北大学商学院院长。1947年初又受聘为重庆大学商学院院长。

1952年秋,全国高等学校院系调整,陈豹隐随重庆大学商学院调入四川财经学院(现西南财经大学,前身为1938年从上海内迁成都的光华大学),任院务筹备委员会委员兼教学组长。

当时的四川财经学院是私立成华大学改公立后,调入部分院校或系科组建而成的高校,校址设在现离杜甫草堂不远的光华村。

陈豹隐博学多才,留学多国,通晓日、法、德、俄、英五门外语,研究领域涉及哲学、政治学、经济学、文学、戏剧等方面,常引得记者来访、学生上门求教。他为人却是十分谦逊、低调,以恭俭谦和之态接待来访人员,人人都习惯尊他一声“豹老”。

到成都任上,陈豹隐就已届花甲,但仍坚持教学,一直到近古稀才因病不得不离开热爱的讲坛。虽然不授课了,但他笔耕不缀,专注学术著作研讨并继续指导学生,周转于政协及民主党派的事宜。闲暇时,还会喝点小白酒,哼上几句《武家坡》:一马离了呀———西凉啊———界……

1956年,陈豹隐被评定为全国经济学一级教授,是当年全国评定的仅有的两名经济学一级教授之一(另一为陈岱孙)。

学术专业过硬,在参政、议政等政治问题方面,他也不含糊。


19574月,在四川省政协会议上,陈豹隐明确提出了计划生育论,并提出了晚婚和节育等许多可行的措施,和北京大学的马寅初合称经济学界的南陈北马

同年,他主办了建国以后西南地区最早的经济理论专业刊物《财经科学》,一批批才华横溢的青年学者,通过《财经科学》跨入学界,炼就功力。(该刊物在20世纪6070年代停刊,1978年以《四川财经学院学报》复刊,1983年开始重新使用创刊时的刊名《财经科学》至今。)

1959年,陈豹隐当选第三届全国政协常委。196099日,在前往四川省政协开会的途中,因高血压引起脑溢血逝世,终年74岁。

噩耗传出,国务院总理周恩来送来了花圈,陈毅副总理发来了唁电,四方悲恸。

后世纪念


20113月,西南财经大学正式启动《陈豹隐全集》编纂工作,并于201355日马克思诞辰195周年纪念、陈豹隐诞辰127周年纪念,特别组织《陈豹隐全集》出版发行暨学术思想研讨会,以纪念这位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早期的传播者、《资本论》最早的翻译者和经济学一级教授。

《陈豹隐全集》序言即指出:“作为经济学家的陈豹隐,1914年即以翻译小林丑三郎的《财政学提要》而初露锋芒,1924年出版了中国最早的自著财政学教科书《财政学总论》……”

  陈豹隐的一生,主要是从事教学,自1952年走进成都,走进光华园,便和这片热土结下不解之缘。他笃定地走完这一生后,长眠成都,安枕于磨盘山公墓,和众多对中国、对成都建设发展有重大贡献的先驱作伴,顾看蓉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