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库名称:

请选择

书    名:
请选择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志成华
文史丨文武双全但懋辛
标签:网络信息日期:2019-07-12

 “六十年革命相期,少同学,长同盟,壮同军旅,追会平生风义,契兼师友,竟重泉永隔,痛何可言;

 七千里停云在望,坐能烟,起能行,老能前进,亲见祖国光辉,照遍寰瀛,即黄土长埋,死犹含笑。”

——熊克武


左熊克武,右但懋辛

 他用得妙纸笔,也耍得好刀枪,柳亚子曾诗赠他,说他,“四十五年身是史,西蜀全才但怒刚”。

 “怒刚”,是但懋辛的字,1886出生的他,正逢中国从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向现代化社会转型的激烈动荡年代。

 若不是生在战乱年代,这个家境不错,且熟读《四书》、《五经》,涉猎经史的少年,这一生该是都遂了自己的兴趣爱好,舞文、弄墨。现实使然,他只得拿起刀枪反抗,最终,成了民国时期有名的国民党陆军上将。

 但是!第一次国共合作中,他拥护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支持孙中山改组国民党;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他坚持与中国共产党合作,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和人民政权的巩固做出了贡献;1949年冬,他协助中共地下组织进行策反工作,同年1230日,同熊克武、刘文辉、邓锡侯等和成都各界人士代表前往北门外驷马桥,迎接解放军的到来,发表声明表示拥护中国共产党和中央人民政府……


 1965117日,但懋辛因心力衰竭在四川省人民医院逝世,葬在成都的“八宝山”——磨盘山公墓。

武论但怒刚

 1898年,但懋辛去井研县私塾就读,与熊克武同窗。在(教书)先生吴蜀的引导下,他们树立了民族自强的信仰,励志研习军事。

 1904年,但懋辛与熊克武一起考取了成都东文学堂(即留日预备学堂),后入日本东斌学堂学习军事。校园内,传阅着的是孙中山的《伦敦避难记》、《汉声》、《苏报》等进步书报,借此契机,但、熊二人结识了不少进步人士。

 19058月,加入同盟会,是年12月,为抗议日本政府的“取缔规则”,愤然回国。

 回到上海后,但懋辛向熊克武传达同盟会总部要求在上海建立联络站的讯息。

 19062月,在熊克武、但懋辛和同盟会员的共同努力下,“中国公学”开学,联络站建成,但懋辛担起日本、上海和内地同志的联络接头工作。

回忆先生谋草泽,

揭竿共破广州栅。

时机未熟秋风起,

黄花岗上血流碧。

 19104月,但懋辛赴香港协助黄兴组织广州黄花岗起义。筹划起义时,因但懋辛和熊克武两人广东话不好,还是陈炯明当的翻译。

 427日下午,起义爆发。激战中,但懋辛负伤,与队友失去联系,在城内与清军周旋数日后,不幸被捕,后因“自首”从轻处理,被押解回川。

 但懋辛的“自首”并非失节,而是负责复审的巡警道台王秉恩,是成都人,惜才且念及同乡之情,对上报告时故意说但懋辛自首。

 当年11 20 日,但懋辛至重庆获释。出狱后,他追随孙中山,积极参与蜀军政府的组建工作。

削罢袁家假帝王,

监殷王子乱戎行。

惊走蜀郊新走卒,

一洗燕奴走八荒。





 1913 7 月,“二次革命”爆发。但懋辛协助熊克武、杨庶堪成立讨袁军,于8 4日正式发表讨袁通电,宣布重庆独立。

 熊、杨率部西上讨伐袁世凯爪牙胡景伊,但懋辛任讨袁军总司令部参议长兼前敌指挥官,率部在永川和泸州之间的立石站、寒坡场一带,重创敌张鹏舞旅,并挥师进逼泸州。

 讨袁军最终遗憾收尾,但懋辛辗转流离于上海、香港、日本等地,待机图举。

 为实现革命理想,但懋辛一往无前。

 辛亥革命中,他参与刺杀摄政王载沣,1910年时曾与黄复生在京开设“守真照相馆”作为暗杀基地,为推翻帝制创建共和,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护国、护法斗争中,他讨伐袁世凯、讨伐北洋军阀,参加了一次又一次艰苦卓绝的战斗;

 抗日战争期间,他动员和团结四川各方面的力量支持抗战,与熊克武、朱之洪等共同编撰《四川国民党史》并陆续发表;

 解放战争时期,为了避开蒋介石的监视,便于联络各界人士反对反革命内战,他与熊克武又一次在重庆创办“中国公学”。

 成都解放后,组织上曾决定调但懋辛到北京工作,他认为自己年事已高,希望能继续留在家乡,为四川人民谋福祉。

 19507月,中央人民政府正式任命但懋辛为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19539月,又任命他为西南行政委员会委员兼司法部部长。

文说但懋辛

 但懋辛通易理、诗词,尤其擅长书法。


 幼年时,他学唐楷,特别致力于颜体,后来受康有为倡导的求变崇碑思想影响,开始追寻魏晋、秦汉、商,对汉隶和魏碑特别用功,喜欢研读碑帖。

 无论是戎马倥偬之时,还是政务繁忙之际,他都不曾放下纸笔。一首《哀蜀军》,洋洋洒洒,将征战多年的辛酸荣辱,浓缩在百千字的长诗中;天赋加上时间的沉淀,他古朴、隽雅的书法墨迹,在近代中国书坛激起层层涟漪。

 国内许多地方,都留存着但懋辛的手迹。重庆“东周巴将军蔓子之墓”,郫县(今郫都区)“古望帝之陵”“古从帝之陵”,都江堰二王庙“利济斯民”,内江“喻大将军墓表”,北京香山公园“孙中山先生致苏联遗书”等,皆是他的手笔。

 1962年,但懋辛去北京开全国政协会时,胡耀邦请吃饭,还曾赞美他的字是将军书法。

 除了写诗题字,但懋辛也会以纸笔作刀枪。

 民国时,四川军阀刘成勋,曾长期割据雅安一带,在川军中享有“老滑头”的名号。为了争夺地盘,同另一个军阀赖心辉连年混战,百姓苦不堪言,生活不得安宁。

 为此,但懋辛用联语谐音影射刘、赖两军阀,痛斥其罪行。联说:

流水成灾因雨久

赖人做事总心灰

 上联“流水”指刘水漩,刘成勋绰号“水漩”;“雨久”谐音“禹九”,禹九即犹禹九,中华民国时期黔系军阀高级将领,黔系军阀经济基础薄弱,对外发展过程中,矛头常指向四川、湖南等比较富庶的地区。但懋辛借此暗斥刘成勋,不顾军阀混战让百姓处于水生火热之中,如此抢掠,扰乱百姓安宁生活,和强盗没有什么差别。

 下联的“赖人”以赖心辉的姓指代他这个人,“灰”字谐赖心辉的“辉”字,二次点名赖心辉,表但懋辛对赖心辉的做事风格和恶劣行径的不齿及愤怒;“总心灰”直抒扼腕百姓失去希望的愤懑之情。


 其外,1995年,由但汉然主编,四川政协、荣县政协参编完成《爱国志士但懋辛》正式出版,书中收录了但懋辛所撰《广州起义亲历记》《护国之役回忆录》《美商大来喜轮船浪沉我船赔款案事略》等,皆是近代史研究的珍贵回忆资料,具有相当的文献价值。

 将军虽故,文史常青。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他拿笔也拿刀,为民从军;“壁立千仞,无欲则刚”,风雨过后,他炼成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