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库名称:

请选择

书    名:
请选择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志成华
文史丨雷达泰斗谢立惠
标签:网络信息日期:2019-07-30

新中国诞生前夕,郭沫若随同毛泽东等国家领导进京,途中有感而发:“多少人间事,换来此光荣,思之泪欲墜,欢笑不成声。”

那些为缔造和创建伟大新中国而一往无前的先驱们,秉着一颗颗“替河山装成锦绣,把国土绘成丹青(梁希)”的烈焰雄心,为国为民,苦难并吞,前仆后继,生死无惧。


那是1958年,国务院任命谢立惠为建院不到两年的成都电讯工程学院(现电子科技大学)院长,周恩来亲自签发了谢立惠的任命书。

纵使年已及艾,但他那抗战年代炼成的精气神,长盛不衰。


党组织,请你看看我

19074月出生的谢立惠是安徽无为人,教师出身的父亲谢家鸿,期许自己的长子能够“修身立业,惠敏聪捷”,便给他取名“立惠”。


谢立惠自小受科学救国思潮熏陶,他的三伯父谢叔骞、二舅父卢仲农等多位家族成员,都参加过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生在这样的家庭,耳濡目染,青少年时期就立下为救国强国做实事的志向,先后加入“中华自然科学社”、“大地社”(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外围组织)。

19321月,毕业于中央大学(现南京大学)物理系的谢立惠应校友叶伟珍、王气钟之邀,到合肥第六女子中学任教。

他的大学同学顾衡来寻他。几句寒暄后,确认周边环境安全,顾衡向谢立惠坦白自己是共产党员,此次前来的目地,是希望谢立惠能加入组织,在合肥建立一个秘密交通站。

谢立惠老早就想入党,老同学的这根橄榄枝,抛得正合心意。

利用教师身份做掩护,谢立惠顺利建成交通站,秘密为党传递各类文件、学习资料和情报等,顺利通过组织的考验。

这年秋天,他右手握拳,对着太阳穴,庄严宣誓,如愿入党。

入党后,谢立惠组织了合肥抗日爱国的进步师生团体“朝曦读书会”,又引导李静一、蔡柏等人走上革命道路,积极为党、为人民做实事。

19344月,因上级党组织遭受敌人破坏,谢立惠突然与地下党组织失掉联系。不得已,他派人去上海寻找组织,结果无功而返。

其实,在他入党前,安徽省内党组织即遭到了严重的破坏,随后更甚,但当时的谢立惠并不知情。

1937年,谢立惠踏上了亲自寻党的道路。

那年春天,他从报纸上获悉红军曾在四川一带活动,再三分析当时战况及作战条件后,便动身前往重庆(重庆原归属四川,1997年设直辖市),应聘为重庆大学数理系讲师兼实验室主任。

当时,重庆正处于白色恐怖之中,若贸然寻找党组织,恐会暴露身份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且即使重庆真有中共党员或党的地下组织存在,特殊时期他们也不敢轻易暴露。

回忆起自己入党的经历,谢立惠心生一计——多做让同志能关注到自己的事。

于是,他关心政局,积极工作,努力提升自身素质,期望能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民主人士,站在人群的显眼位置,以被发现、靠近。

功夫不负有心人,谢立惠等来又一根橄榄枝。

卢沟桥事变爆发(193777日)后,谢立惠应邀参加了在周恩来、潘梓年指导下,中央大学梁希、潘菽等知名教授组织起的“自然科学座谈会”。

多次接触后,谢立惠放下心来,对新华日报社社长潘梓年推心置腹,讲述自己这些年寻党的坎坷,和迫切希望重归组织怀抱的愿望。

潘梓年向周恩来汇报了谢立惠的情况后,决定安排他继续以大学教授的社会身份,配合党做好知识分子的统战工作。

他偷偷替党组织传递信息、采办物资,为《新华日报》开辟的副刊《自然科学》供稿,加入“自然科学座谈会”、“民主科学座谈会”并见证它们步步成长,无私耕耘,换上新的铭牌——九三学社创始人。


匿名的无线电修理匠

1937年至1950年,谢立惠都在重庆大学任教。

期间,他扩建了普通物理实验室,新建了电磁学和无线电实验室,编写了这三门课程的实验讲义,亲自设计制造了一些买不到的实验仪器……

利用专业知识和精湛技术,他还多次为党的通讯、联络工作作出特别贡献。

一次,新华日报社一台能接收延安电台讯号的进口收音机突然坏了,送到外面的修理铺修理后,能正常收听广播,但搜索不到延安电台。

谁能修复它呢?谁能修复它并绝对保密呢?潘梓年当下想到了谢立惠。

课后从学校赶来的谢立惠,几下倒腾,很快查明原委:一个密封的中频变压器被稍稍旋偏了一点点,降低了收音机的灵敏度。

经谢立惠校正,这台收音机总算能透过电波再次连上延安。

潘梓年喜出望外,指示以后报社的电子电讯器材坏了,全由谢立惠维修。每次修理调试,都是由潘梓年派人将需要修理的器材搬到一个秘密的小房子里,等谢立惠一到就自个儿开干,少有人知道他的身份。

改装、修复器材都需要零件,为保护组织,遇到管控严格或不太好找的零件,他要么编造理由由重庆大学开具证明去专业商店购买,要么偷偷在学校无线电实验室仪器储藏室找适配零件应急,打得一场好“地下游击战”。

后来,谢立惠又将收音机改装成收、发报的两用机。抗战时期,他还曾远程指导过陕北等共产党辖区的无线电通讯设备的修理工作。


搞雷达,可以!但我决不参加国民党

二战期间,英国利用在东海岸建立的由20个地面雷达站组成的 “本土链”雷达网,提前20分钟收到德国空袭的预警,以约900架战斗机抵挡住了德国2600余架飞机的疯狂进攻。

1944年,重庆国民政府军令部军事技术室无线电组也开始研制雷达。

当得悉该室欲聘请专家参加研制后,为尽早了解国民党的先进武器技术,经“自然科学座谈会”讨论推荐,决定派谢立惠“卧底”到该室参与研制。

雷达属于机密信息,作为我国雷达最早的研制者之一,谢立惠并无前人成果可参考,只能依靠积累的无线电相关知识,摸索,试验。

当时他负责总体设计,提出以下方案:电离层面积大,不怕电波的绕射,可用波长较长的短波;飞机较小,要用比飞机尺寸小得多的波长,只有发出米波以下的电波,才能从飞机表面反射回来……波长选定不适宜,恐会出现发出信号和回波信号在显示器上重叠,导致分不清目标的情况……

根据当时既有条件,技术室决定先试制三米波的雏型雷达。

研制过程中,由于缺乏必要的元器件和设备,该室又于1946年春迁往南京。

技术室邀请谢立惠同到南京工作。谢提出不参加国民党等三项条件,因未获同意拒绝了技术室的挽留,停止了这项摸着石头过河的科研工作。

再后来,其它技术人员从英国出版的有关雷达原理与技术的书中知道,谢立惠当时设想的雷达原理及结构,与书中所讲大致相同。

1951年,谢立惠调任至西南师范学院,在物理系新建了电动力学和无线电技术实验室,以培养更多的高素质电子科技人才,了结他尚未完成研制雷达的遗憾,发掘人才,开创更多可能。

19874月,在谢立惠从教56周年暨80寿辰之际,四川省科协敬其德行,赠他“科坛兴协会寰宇率先飞贤士,学者探雷达神州电子立新篇”的对联,赞扬这位雷达先驱的功绩。


成都上任,专心教学

1958年,一纸委任书,谢立惠举家迁往成都。

谢立惠任校长,是该校第二任校长,主管教学工作,在研究了我国现行的高等教育体制和教学方法后,他鼓励教师启发式教学,提出办好继续教育的意见和建议,主张设立重点专业,且十分重视实验室建设等,为该校办成新型的无线电高等学府打实根基。

有一天,他偶然发现时任院办公室主任的孟心田,不用查电码本就能直接译出电报,好奇地问:“你怎么有这种本事?”


“我过去在重庆是‘敲榔头’的”,孟心田比划着收发报手势说:“在《新华日报》社,是报务员。”

“哦,《新华日报》社,化龙桥,虎头岩,我去过的。”

几个来回的交谈,他们对上了相同信息,NC200号,孟心田使用过、匿名教授修理过的那台发报机型号。

老战友相认!谢立惠高兴异常。

战友变同事,两人在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并肩作战,推动新的革命——教学革命。

1982年,中国物理学会给谢立惠颁发了在物理科研教学方面辛勤工作五十年的荣誉证书。

1986年,四川省人民政府授予他从事科技工作五十年以上的荣誉证书。

新中国成立前,他默然应命,是“民主斗士,科学初倡;忧国忧民,不馁恶伤。”新中国成立后,他专心教学,是“教坛巨擘,业精技良;诲而不倦,桃李芬芳。”

20世纪90年代初,《民主与科学》杂志李在芝采访84岁的谢立惠,问他今后还打算干点什么,他笑着说:“我像燃到了底座的蜡独一样了,但这时的烛光有时也是很亮的。我要趁还能动弹的时候,多干点实事。需要做的事还多啊!我要写,写出我的经验,写出我的教训。如果能给后人借鉴,我就心满意足了。”

19977月,谢立惠因病逝世,享年90岁。


你的名字,国人不敢或忘的词组

西南大学的立惠路、立惠楼(物理学院),是为纪念电子学家谢立惠而命名。

特园中国民主党派博物馆内,陈列着由毛泽东、周恩来亲自签发的谢立惠任命书,谢立惠关于《无线电原理》、《微分方程》等课程的讲稿或手稿、生活用品等十余件文物。

根据谢立惠的回忆手稿、会议材料讲稿,参加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的议案提案等,陈义华、郭祥编著成了《谢立惠传》并于2012年出版。


2016年,值电子科技大学甲子校庆之际,成电建校教授群体印象展展出了学校建校初期无线电相关专业的25位教授和10位副教授,谢立惠在列。

  沙河池畔,回忆起往昔在“战场”的种种,慨叹一番:甚好,风雨后,彩虹更加绚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