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库名称:

请选择

书    名:
请选择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志成华
文史丨长眠磨盘山的“菱窠”主人
标签:网络信息日期:2019-08-02

1891年出生在成都的李劼人,工作经验那叫一个丰富。

中国有句民谚,叫“技多不压身”。

这一生,李劼人主笔过报刊,干过翻译,当过教授,做过厂长,开过饭店,年近六旬受聘为成都市副市长……总之,三言两语综述不完他的一生。


这位生居锦江,死葬成华的文学巨擘,最为人称道的,还是他在文学上的造诣。

郭沫若对其赞誉有加,称李劼人是“中国的左拉”,称其所著《大波》是“小说的近代《华阳国志》”;

巴金感慨,“只有他才是成都的历史家,过去的成都都活在他的笔下”;

法国汉学家温晋仪认为,李劼人的作品是中国现代文学中“中西影响相融合的一个范例”……

 

01改名立志

 

李劼人原名李家祥,是家里人按辈分给取的。

4岁时,他被母亲带到成都,寄居母亲娘家杨家大院,念了几年私塾,又去到医生兼塾师的父亲身边,在江西一带生活。

14岁时,他给自己改名李劼人, 取“劼”慎重、稳固、勤勉之意鞭策自己。

15岁时,劼人父亲病逝,他同母亲又回到成都,继续住在外祖父的后院。

这段历史在他的忘年交吴虞所著《吴虞日记》中可查,但他自己的文学辑录中,对之叙述甚少。

 

02革命交锋

 

1911年,还是学生的李劼人参加了“四川保路同志会”,亲历了辛亥革命全过程。

次年,他发表了处女作《游园会》。时任成都市群报社主笔兼总编辑,至1918年,发表短篇小说百余篇。

1919年到1924年期间,李劼人求学法国,接触了法国文学研究与翻译。

19249月归国后,他继续搞写作,接手《川报》主编位置,但受军阀杨森影响,该报不到三个月封闭了。

1926年,“公立成都大学”聘其为教授,李劼人因此得一天地,解锁教学技能。

同时,他兼任成都《民力日报》副刊编辑。业余时间,顺带还翻译翻译法国文学名著。

1930年,出于对军阀的不满,李劼人愤然提出辞职。校长张澜不允,为表决心,他干脆在租佃的铺面开起菜馆。

 

03掌勺开饭店

 

四川多出好吃嘴,李劼人算一个。

劼人好酒,没事就喜欢整两盅,喝酒当然要配下酒菜,久而久之,他不但会吃,懂吃,在烹饪方面也是游刃有余。

从成都大学出来,为了养家糊口,他借了300银元,自题匾额,在成都指挥街118号,开了一家叫“小雅”的菜馆,自己做主当老板。


“小雅”典出《诗经·小雅·鹿鸣》:“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是吴虞取的店名。

店内主食是面点,另外有几样川味家常菜,每周变换一次,夫妻二人搭档做主厨,跑堂的是他资助的师大学生钟朗华。

当时的成都消息相对闭塞,但留洋生不做教授做厨子是个新鲜事,是件“异事”,好几家报纸都争先报道,以《成大教授不当教授开酒馆,师大学生不当学生当堂倌》的标题吸引眼球。

关于李劼人为什么弃教从厨,钟朗华在《怀念李劼人先生》一文中有过记载:“这时革命已处于低潮,成都是四川军阀统治的中心。大小军阀连年混战,争夺地盘,把老百姓敲骨吸髓榨来的钱,在省城过享乐腐化的生活,他们成立一个军警团联合办事处,对进步人士青年学生大肆逮捕屠杀。在我上省的头一个寒假就发生了‘二一六’惨案,血淋淋的尸体停在至公堂。教育界也成了军阀学阀争权夺利的地方。”

开菜馆的这段经历,后来还被李劼人写进自己的小说《死水微澜》。

当时,因“小雅”生意红火,军阀刘文辉手下的一个连长为财绑架了李劼人的儿子李远岑。辗转托人,李劼人才找到袍哥大爷邝侠子(人称“邝瞎子”),前后花费了一千个大洋,将儿子平安赎回。

为感谢邝瞎子,李劼人让儿子拜邝瞎子为“干爹”。往来中,李劼人从邝瞎子口中了解了不少袍哥人家的事情,于是邝瞎子就成了《死水微澜》中,“罗歪嘴”的原型。

 

04实业救国

 

“小雅”因为“赎金”一事,资金链断裂,倒闭收尾。

李劼人深知,想要偏安于乱世,是极不现实的。

1933年秋,他举家迁往重庆,出任重庆民生机器修理厂厂长,转向实业救国行列。

一两年后,他辞职回到成都,于19357月,在租住的小窝伏案埋笔,以二十多天的时间,写成自己首篇长篇历史小说《死水微澜》。

时年秋,李劼人再踏入振兴实业的道路,出任嘉乐纸厂董事长。


嘉乐纸厂是四川省第一家机器制纸厂。它与李劼人的渊源,早在他任职企业董事长的十来年前就搭上线了。

1924年,李劼人在给友人何鲁之的信中,提到拟集资创办纸厂。

192594日,填写少年中国学会调查表,他在“事业”一栏内,明确表示:“现在初入社会,尚无事业之可言。近正在成都方面集资组织造纸公司,拟作中国西南部文化运动之踏实之基础。”

同年10月,李劼人与留法同学王怀仲、梁彬文一起,由乐山县实业家陈宛溪出面约股办厂。

嘉乐纸厂成都办事处设在崇德里,据袁庭栋的《成都街巷志》记载,“崇德里北起中东大街,南接红石柱横街,原来是无名小巷。”

十年后的1935年,当选嘉乐纸厂董事长的李劼人,因个人的身份背景及经历,使无名小巷走进人们视野,嘉乐纸厂也因这层关系的联结,常有政界、军界、文学界、教育界的名人往来。

(由李劼人任理事长的成都文化界最重要的组织“中华文艺界抗敌协会成都分会”的办公处与联络处,也设在崇德里。)

1937年,洋纸和外埠纸不能运入四川,作为大后方唯一幸存的嘉乐纸厂,其“上等纸”产品满足了抗战期间作为大后方的四川用纸的需要,为抗日战争时期的文化传播立下了功绩。纸厂的部分盈利还会用于支持地下党主持的抗敌文协及其刊物《笔阵》的经费开支。

 

05定居菱窠

 

忙完纸厂和刊物相干事宜,一有时间,李劼人就写作。

1936 年初,李劼人写成长篇小说《暴风雨前》。

若说最先令“死水”得以“微澜”的,是西方殖民势力的入侵,那么,受西方现代思想影响的旧中国,刮起一场为捍卫国家完整、人民自由的“暴风雨”,就只是时间问题。

暴风雨到底是来了。

1936年春,日军飞机轰炸成都,李劼人从城内疏散到东郊沙河堡乡间,在一处形似菱角的堰塘边,搭建起一处简易的草屋,题名“菱窠”。

随着全面抗战的爆发,四川掀起革命的轩然“大波”,现代维新、革命思想在爱国青年群体不断沸腾,凝成一股同仇敌忾的巨浪。

1939 1月,李劼人参加发起成立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战协会成都分会的工作,先后担伤文协的理事、常务理事、总理事及《笔阵》主编等职。

抗日战争时期,他招待陈伯尘、陈翔鹤、叶圣陶等十多位作家,在“菱窠”共议“文协”工作。

解放战争时期,又在此掩护共产党员洪钟、陈翔鹤等进步人士,躲过大逮捕。

前方是真枪实弹残酷异常的激战阵地,后方是到处隐蔽着刀枪的思想宣传阵地。

无论在哪儿,无论文武,他们都怀着一样的信仰——重整社会秩序,建设新的中国。

在“菱窠”,李劼人完成了《死水微澜》《暴风雨前》《大波》三部曲的改写,将1894年至1911年前后近二十年间成都周边的历史变迁,巧妙构思,手写史实,著成“川西民俗的百科全书”。

 

06劼人从政


20世纪50年代的菱大门
 

抗战胜利后,李劼人将草屋改建成两层楼房,还添了附属房。

1950年,他被任命为成都市第二任副市长,主管市政建设、文教卫生等。

适逢新中国成立初,经济尚在恢复中,李劼人当时尚无配车,“菱窠”地偏,也没通公交,每次从住家到市政府办公地点,他通常坐黄包车去,路上至少要花上两三个小时。

后来,政府给他配了车,或许因家住市郊,劼人便格外关心成都公共交通的发展。

成都有公交车是1952年后的事。

在给魏时珍的信中,李劼人提到过到“菱窠”的不便:

“由城里来,必须从九眼桥头沿河行一华里半到望江楼斜对之三官堂,沿新修公路行约五华里,到沙河堡场口,再约一华里到菱案。总计从九眼桥到菱案,足的七八华里,且无公共汽车与叽咕车代步,来可勉力,去则难能!”

不久,“菱窠”附近设了站点,12路公交车会泊停。

李劼人任副市长期间,还兼任市政建设组组长和“名胜古迹整理委员会”负责人。杜甫草堂、武侯祠等抢救维修工作,他都有参与。

 

07天不假年

 

1962年冬的一天,李劼人赶到省文联开会。

恐是受了“过堂风”,身体出现不适,会后赶回“菱窠”便吩咐着家里人,做一碗面条,要多放辣椒,以驱寒气。

等待之际,他空腹饮下一大杯白酒。面条煮好后,又就着家中剩下的卤牛肉贪了几口杯。

当天晚上,李劼人发起高烧,因腹痛、急性休克入院。

按照西医的诊断,李劼人患的是急性坏死性小肠炎。因病情严重,全市名医一起进行了会诊、

但当时的医疗条件各方面都不比现在,12天以后,李劼人因肾功能衰竭病故。

临终时,他说:“天不假年啊,倘若再给我数年,我就完成我的《大波》啊(指《大波》的改写)……”

 

08先生新

 

1963年初,李劼人的家人遵其生前遗嘱,将他历年收藏书籍、字画、报纸、杂志等,全部捐赠公藏。现主要收藏于四川省图书馆。

2018528日,四川省图书馆在馆中设立名人文献文库,以文库 展览(全国首创)的形式展览李劼人生平事迹及藏书等。

李劼人的一生,虽然没有参与抗战,却帮助过不少抗战的进步人士;他沉迷写作,为后世展示了曾经成都最真实的模样;他不是商人,但却创办造纸厂,为革命提供物资支持……


  走进磨盘山的烈士名流区,第一排,就是李劼人先生的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