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库名称:

请选择

书    名:
请选择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志成华
看成都(九十)丨杜甫和他收到的“情书”
标签:网络信息日期:2019-12-11




      “我行山川异,忽在天一方。但逢新人民,未卜见故乡……曾城填华屋,季冬树木苍。喧然名都会,吹箫间笙簧……”为避“安史之乱”,公元759年的冬天,杜甫携家眷寓居成都,览蜀景,叹蜀意。次年春,在友人的帮助下于成都浣花溪畔处添一茅居。千百年来,在茅屋主人杜甫“岂有文章惊海内,漫劳车马驻江干”的自谦之词中,引举不胜举晚生后辈临门拜谒。





杜甫一生游历了大半个中国,独在浣花溪这一片区域内留下一方草堂,这一隅精神寄托地,是他心之所归。也缘此故,成都杜甫草堂也是所有纪念杜甫的地方中最为知名的一处。

杜甫草堂是成都人文集大成之处,草堂之中,不仅流传着杜甫忧国忧民的仁心,还有以传统艺术形式呈现的文化,譬如说楹联。
      在草堂的诗史堂外有一副五字联,为:


草堂留后世
诗圣著千秋

此联为1957年朱德元帅到四川视察时拜谒草堂所留,寥寥十字即将草堂的历史地位精炼概括。“千秋”既是时间的长度,也是历史的厚重,有着“诗史”之称的杜诗与“千秋”二字几乎完美契合,这十个字也体现了朱德对草堂的喜爱和对诗圣的崇敬。
      从杜甫草堂的南大门进入,有一楹联:


异代不同时,问如此江山,龙蜷虎卧几诗客

先生亦流寓,有长留天地,月白风清一草堂

此诗为杜甫在出川之后凭吊宋玉所写《咏怀古迹五首》中的一首。“怅望千秋一洒泪,萧条异代不同时”,杜甫感慨自己同这位楚国才子一样,怀才不遇,看着江山疮痍,却无能为力。二人虽然相隔千年,不同时代,却有着相同的心境。对联中“龙蟠虎卧”同样是说怀才不遇的人。下联中的“流寓”说的是杜甫流落天涯,漂泊蜀中,“先生自然就是杜甫了。

这一副对联是四川名人顾复初所撰。顾复初因怀才不遇来到四川,游杜甫草堂留下了这副名联,既是对杜甫的崇敬与同情,也是对自身境遇的一种感叹,合为千古知音之句。但这幅对联并非也就一味消沉。下联之中,顾复初荡开一笔,用“长留天地,月白风清”八个字将草堂的隽永之息深深铭刻在文字之中。

此联现为于立群补书,郭沫若题跋。郭沫若一直对成都杜甫草堂心怀敬意,因顾复初联原联损毁,因此特意从北京选了木板,让夫人于立群补书,自己题了长跋。草堂中另一处也悬挂着这副对联,是由现代人邵章补书,向楚题跋。一处名胜同时悬挂两副相同的对联,而这副对联还由不同的名家题跋,这在全国都是绝无仅有的。
      在草堂的工部祠外,挂着一副长联:


自许诗成风雨惊,将平生硬语愁吟,开得宋贤两派

莫言地辟经过少,看今日寒泉配食,远同吴郡三高

这副对联为号称“成都历史上第二个文翁”的王闿运所撰,1963年老舍补书。

1884年,四川总督丁宝桢开启了新一轮的草堂重修工程,这一年,在工部祠中增设了黄庭坚和陆游的神龛,配飨杜甫。时任尊经书院院长的王闿运前来参观后,留下了这副名联。

这副联中,“自许诗成风雨惊”本是杜甫歌颂李白的句子“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为王闿运化用之。“硬语”是相对于六朝时期以来的浮艳文风而言的。而宋贤两派指的就是黄庭坚开创的江西诗派以及以陆游为首的剑南诗派。黄庭坚和陆游都受到杜诗很大的影响。在成都,凡是杜甫去过的地方,几乎都有陆游的诗,可见一斑。

下联中的“吴郡三高”指的是范蠡、张翰、陆龟蒙三位贤士。建有三高祠纪念。这副对联评价杜甫,有理有据,视野开阔,见解独到,且顺应当时草堂的格局,应时应景,不过分拔高,也丝毫不吝自己的崇敬之心。
      草堂柴门两旁的对联,为蜀中藏书大家严雁峰所撰:


歌吟成史乘,忠君爱国每饭不忘,诗卷遂为唐变雅

仕隐好溪山,迁客骚人多聚于此,草堂应作鲁灵光


      变雅指的是《诗经》中的《小雅》和《大雅》,引申为具有反映现实,针砭时弊的好文章。
鲁灵光为汉代的鲁灵光殿,比喻硕果仅存的人和事。杜甫一生坎坷,他本是个内向的人,心思却在家国之间,他因时代的衰亡沉郁,将丹心落于诗卷,沉重不已。上联,严雁峰巧妙地用“唐变雅”三个字概括杜甫心境,下联中便再不吝惜自己的赞扬,将草堂比作鲁灵光殿,也可见杜甫草堂在文人心中地位之崇高。



杜甫见证了唐代三朝,历经了安史之乱。他的笔下是老百姓的疾苦,是人心思定、人心思安的愿望。杜甫逝世百年之后,其诗被冠上“诗史”的盛誉,千古以来,无数的文人学者都受其影响,或是有感于杜甫精妙的句子,或是敬佩他仁心济世的人格。这种站在人民的立场上,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精神境界,在文学和文化上对祖国的各个领域起着一定的激励作用,千古不朽。而这一座草堂,便是承载这一切的载体。

正如朱德所誉:“草堂留后世,诗圣著千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