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库名称:

请选择

书    名:
请选择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志成华
文史丨开挖羊子山下的成都漆器历史
标签:网络信息日期:2019-12-12




      1952年,升仙湖畔、驷马桥北、川陕路旁,一处平地突然隆起的土丘引起铁路建设者的注意。紧接着,从1952年到1956年,西南博物院(现重庆博物馆前身)工作组、四川省文物管理委员会联合对这片浅丘地进行清理发掘,共清理战国至明代的墓葬200多座。众多墓葬中,172号墓出土的漆器虽不为大众瞩目,但对研究成都漆器历史、髹漆(亦作“髤漆”,以漆涂物)工艺历史却颇有助益。


1954年春羊子山在未取土前(西南向东北)的全貌


1956年发掘现场


羊子山地形图

      据1956年第4期《考古学报》刊载的由四川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出具的《成都羊子山172号墓发掘报告》(后称“报告”)载录,172号墓位于羊子山西北部中心小方圈的外面,是西南博物院羊子山工作组陆德良和赖有德在1955年3月清理168号墓时偶然发现此墓墓边察探到的。随后,工作组即对172墓展开清理,于3月25日清理完毕。


羊子山172号墓平面图


圆漆盒所在的位置

172号墓是一个长方形竖穴墓,没有墓道,竖穴的口部较大,向下渐小。墓中漆器较多,都放在的东段。报告提到的漆器类文物共计9件,圆漆盒、漆奁、方扣漆器、圆扣漆器各2件,大方扣漆器1件。除一个大圆漆盒较完整外,其余均已朽坏,仅存铜扣和一些残漆片。
保存完好的大圆漆盒出土于大铜鼎侧的铜炉内,通高14厘米,腹径21厘米,底盖两部大小、形式相同,盒底、盒盖各一个铜圈,盖合处附有铜扣,盒面饰以精美的银错花纹,图案制法为先在木胎上涂黑漆,再在黑漆上朱绘龙纹。

      2件漆奁为木胎刷灰后涂漆加朱绘;方扣漆器一件为木胎上刷灰再涂漆,一件为木胎直接涂漆;圆扣漆器均为木胎上直接涂漆,有圆环形铜扣;大方扣漆器为木胎上贴编织物再涂漆而成。



战国漆盒


战国漆器

古代文献中,《韩非子·十过篇》载尧舜时代"削锯修之迹,流漆墨其上",大禹时代"黑漆其外而朱画其内",先民们把漆树粘液涂在木器上,一来可以作为装饰,二来可以对木器进行保护。从现有出土文物尚不能判定成都漆器生产始于何时,但成都羊子山、商业街船棺等出土的大量漆器已足矣表明,远在战国时期成都髹漆工艺已趋成熟,且彼时出现了漆器扣器,“扣器”起加固和装饰之用。
成都漆器又称“卤漆”,是中国四大漆器之一。战国秦汉时期的漆器兼具实用和美观性能,彼时金箱银箔贴花工艺开始流行,又王公贵族偏好贵重漆器,漆器乃身份的象征。至汉代漆器造型较之前更丰富,器型也更大,出现了代替铜器的漆礼器,全国多地先后出土的汉代漆器都刻有“成市草”、“蜀都作牢”、“蜀都西工”等铭文,西汉《史记·货殖列传》将“巴蜀之丹漆”列为全国名产,东汉末年国家财力衰减,加之东汉和帝邓皇后明令“其蜀、汉卸器九带佩刀,并不复调”,蜀郡、广汉郡工官御供漆器数量锐减,成都地区的漆器生产萧条。至唐宋时期,随着制瓷技术的成熟,漆器逐渐被取代进入衰落期。明清时期,成都是全国著名的雕漆填彩漆器产地之一,官办、民营的漆器制作工坊两花齐放,成都漆器整体发展态势良好。新中国成立后,成都在1956年成立了成都卤漆社,1963年主管部门撤销该社,成都漆器发展因此停滞,1975年有关部门恢复成都漆器生产后,成都漆器工艺方得以重生。
成都漆器“器”与“艺”两相结合,器因漆而华美,漆因器而致用,使之得以有三千多年的传承与发展历史。2006年5月20日,成都漆艺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