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库名称:

请选择

书    名:
请选择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志成华
看成都(九十六)丨旧成都的医士考核
标签:网络信息日期:2020-04-30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吧

《静夜思》,“思及辛弃疾以24味中药名入词:

    云母屏开,珍珠帘闭,防风吹散沉香。离情抑郁,金缕织流黄。柏影桂枝相映,从容起、弄水银塘。连翘首,掠过半夏,凉透薄荷裳。


    一钩藤上月,寻常山夜,梦宿沙场。早已轻粉黛,独活空房。欲续断弦未得,乌头白、最苦参商。当归也,茱萸熟地,菊老伴花黄。


四川素有“中医之乡、中药之库”的美誉,又说“天下有九福,药福数西蜀”。成都自唐代就有药市,中医事业底蕴深厚,2012年天回镇老官山汉墓葬群出土的920余支医学竹简和一具完整的人体经穴髹漆人像便足以佐证。

以巧妇拟中医的话,中药就是中医的“米”。因这些“米”多由植物、动物和一些矿物经过炮制和其他工艺加工而形成的活性物质群构成,基数庞大,在用哪几味药、用量多少等问题上,与医者学术修养、经验积累都关系莫深。涉及到人身体健康乃至生命安全层面,自是须慎之又慎,为最大限度规范行医,医学考试兴起。
      中国的医士考核制度最早可追溯到西周,至元代首次采用考试来决定行医资格,明清亦设有医士考选制度,但基本有名无实,为免庸医误人,晚清的有识之士方又提出以考试甄别优劣的建议。


旧成都摆摊行医卖药的江湖医生

      1903年,成都警察总局正式挂牌,周善培为首任总办。次年四川警察总局兼理成都卫生行政时期,建立了考医制度,成都的医者,必须考试获得执照后才准行医,无照者给予经济制裁。答题卷经由当年经验丰富的名医组成的考试委员会批改后张榜公示成绩,后通知实习,且落榜者可申请复考“打擂”,1918年考生倪汉清质疑考试公正性,向警察厅上书与第一名比试医学知识的请愿,得到“定期补考”的批复。但对作弊者重处,一律不予录取。


民国一卷内科医士考题

据《民国成都医家那些事》(刊于《四川日报》)载:“1918年四川省会警察厅发布的试题档案显示:6个题目,要求考生以“虐疫”“咳嗽”等常见病为例,分析病理、指出病症的具体表现,开出药方并详述理由。由于此时西医已进入中国,因此试题也还考了西医和外科。由此可见,民国时成都有正式执照的医生,已开始具备病理学、药学等较全面的医学知识。”

1919年四川省会警察厅颁发的《取缔医士规则》明令:“医原慈善事业,凡遇贫苦请诊脉,礼听病家自由给送,不得格外需索掯取轿金”。1920年又对医生药方进行规范,要求“开方务用药之本名、药之本字,不得好为新奇,并擅用它字代名。”

尽管清政府已于1912年宣告结束,但因长期受封建礼教制度影响,民国时期男女授受不亲的老思想固在,但中医治病讲究望闻问切,完全摒除肢体接触基本不现,但人命事大,遂1924年一位叫赵天华的医士便呈请省会警厅允许自己设立女医学,以便“女界中多一知医之士,斯女病中即少有误之人。” 警察厅评估后批复应准。此后,才陆续出了郭贞卿、曾敬光等知名女中医。
      中医药学具有科学与人文的双重属性,具有悠久的历史传统和独特理论及技术方法,中医根据病症,组合不同种中药,根据病人严重程度以整体观念调节人体身体机能,使之阴平阳秘,在当代仍举重若轻。

朴诚的考卷及注册履历书

      2016年,成都市档案馆根据馆藏的数万卷档案文献集而成的《四诊百草藏成都:民国时期成都中医药档案图集选》可见老成都特定时期行医用药的典范:1954年在四川省第一次中医代表会议上无偿公开 “枯痔散”“药线”等秘方及治疗方法的黄济川,创下在自己的医馆连续30多年举办义诊的记录的沈绍九,因擅长治疗小儿疾病被老百姓尊称为“王小儿”的王朴诚等,均是那个时期的杏林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