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库名称:

请选择

书    名:
请选择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志成华
文史丨一块砖引发的成都诗酒风尚
标签:网络信息日期:2020-07-23
点击“方志成华”关注我们吧


省博物馆内陈列的《宴乐》  图据微信公众号:江上说的


报告中引用图片依稀可见《宴乐》一砖

四川省博物馆内,陈列着一方1965年出土于成都市昭觉寺汉墓的画像砖,名《宴乐》。据刘志远发表于《考古》杂志的《成都昭觉寺汉画像砖墓》一文,出土该文物的地点为北郊昭觉寺后面一小土坡,“小地名叫青杠林……西距羊子山古墓群0.5公里许……”,系“1966年2月(经对比报告中画像砖图案与以上所提省博物馆藏品为同一物,疑误或实为两块同形制汉砖),青龙公社社员在该处改整农田”发现墓群后报告四川省博物馆,由考古人员清理挖掘所获。
      一览该画像砖:画面上端有案,下有酒樽、杯、盂等饮食器具。画中共六人:左上方二人,一人抚瑟拨弦,一人侧耳歌唱;下方一男叩鼓为节,一女弄袖起舞;余下两人亦为一男一女,分布画面右上,盘坐席间观赏舞乐。砖画中,虽不见贵族宴饮时“东厨具肴膳,椎牛烹猪羊”的丰盛场面,却映射着“主人前进酒,弹瑟为清商”(诗出两汉无名氏《古歌》)的闲情雅调。


东汉宴饮舞乐百戏画像石(郫都区出土)


东汉酒肆画像砖(1985年收集于彭州市义和乡)

两汉时期,蜀地酿酒、饮酒成风,《史记》载卓文君当垆卖酒即是出自这一时期。成都出土众多画像砖中,常见民间酒肆沽酒和贵族宴饮的场景。深饮蜀中酒可知,青杠林出土的这块东汉画像砖所呈现的宴乐场面,尚仅是成都酿酒、饮酒风气在某一个时期的缩影表现。
我国酿酒史源远流长,早在原始社会先辈们就会用谷物酿酒。川西坝子地肥粮丰,粮乡即乃酒乡,因此蜀人自古以酒乡自居,目前已知巴蜀酒文化至少有3000多年历史,以三星堆遗址、金沙遗址等出土的酒器为直接证据。
历史文书中,有关蜀酒的记载并不鲜见。
与约成书于春秋中期的《诗经》相先后创作的《蚕丛国诗四章》一巴蜀俗谣云:“川崖惟平,其稼多黍。旨酒嘉谷,可以养父。野惟阜丘,彼稷多有,嘉谷旨酒,可以养母。”意思是说巴蜀地区的百姓,把农作物酿成美酒以孝顺父母,报答养育之恩。先秦时期,《仪礼·聘礼》载“醙”(“醙”释义为“白酒”)是蜀地上供给周朝的酒,并用作聘酒。《华阳国志》中,“以酒曰醴”又表明蜀酒在蜀国社稷宗庙中的重要性。唐时成都官营酒坊生产的剑南烧春酒视为进贡唐宫之上品,《岁华纪丽谱》引《旧记》记载唐明皇曾“至成都,市酒于富春坊”。至元代,全国普遍实行酒禁独四川例外,“以川蜀地多岚瘴”而“驰酒禁”(史据续资治通鉴·元世祖至元十五年》),成都的酿酒业得以继续发展。
此外,各个朝代的诗作中,亦可见蜀中名酒的辉煌及影响力等。
     唐杜甫称 “蜀酒浓无敌”,遍尝成都名酒,为临邛的文君酒、青城山的乳酒、郫县郫筒酒分别赋诗“酒肆人间世,琴台日暮云”、“山瓶乳酒下青云,气味浓香幸见分”、“鱼知丙穴由来美,酒忆郫筒不用酤”;宋陆游喝完成都所产鹅黄酒,生“醺然一枕虚堂睡,顿觉情怀似少年”之飘然感;清张问陶嗜酒成癖,饮薛涛酒后留“千古艳才难冷落,一杯名酒忽缠绵”为其定调“名酒”……



全兴酒厂近照及水井坊遗址  图据成都档案

得赖于盆地气候环境适宜、盛产酿酒原料、水质优良等,蜀酒的发展具有相当便利的天然条件,使古蜀地在社会生活中形成独特的酒文化,悠久且影响深远,到近现代,成都最火的足球队都是以酒命名的,叫四川全兴水井坊足球队(“全兴”为原成都全兴酒厂,“水井坊”是在其位于水井街的曲酒生产车间发现的明清时期酿酒作坊遗址)。成都人“无酒不成席”好宴乐的爱好,在今天仍习见于高楼市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