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库名称:

请选择

书    名:
请选择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志成华
文史丨吴立人:不带兵了带学校
标签:网络信息日期:2020-07-30
点击“方志成华”关注我们吧

“我父亲那一辈人,一听到祖国的召唤,就义无反顾地举家西迁,边建校边开学……父亲认为,大力发展电子科技教育和研究,对实现现代化强国梦具有很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战略意义……”原成都电讯工程学院(现电子科技大学。以下简称“成电校”)首任校长吴立人之子这样评说父亲其人。

01
抗战初期办抗战学院


吴立人(1915-1979),河北省行唐县吴濨沟人,1934年秋考入北平华北大学,入校后一边读书,一边以学生身份作掩护寻找党组织,积极从事和开展党的工作。1934年1月至1936年1月期间,受河北省委派遣,他多次从北平去安平、饶阳、武邑、武强等地开展恢复和重建党组织的工作。全面抗战爆发后,两段协助创办抗战学院的经历使之与教育结下不解之缘。
1937年10月,129师挺进冀南建立冀南抗日根据地,主要领导刘少奇、邓小平、徐向前等高度重视抗战前线及根据地培训干部工作,次年2月经中共中央北方局批准决定开办冀西抗日军政干部学院,时任冀南特委宣传部长的吴立人受令协助办校。冀西抗日军政干部学院学员学习内容主要是政治和军事两门课程,为提高教学质量,吴立人多次协助校长杨秀峰邀请129师的师、团级干部来校讲“开展山地和平原游击战”的一些课程。
1938年,冀中、冀南、冀西商定合办一个抗战学院,杨秀峰为校长。当年8月,杨秀峰即委托吴立人到束鹿(今辛集)筹备协助建校。由于1936年初至1937年7月,吴立人一直在保定、安平、束鹿等开展工作,对当地基层组织比较熟悉,便提议把校址选定在束鹿第十中学,该提议得到杨秀峰同意上报北方局批准。除协助建设外,吴立人以学院教导副主任、军政学院书记等身份正式加入教员队伍。
(1943年4月至1945年8月年,吴立人还曾协助彭真等开办晋察冀分局党校,培训党政和军队高级干部。)

02
《野火春风斗古城》男主原型





野火春风斗古城海报

战火绵延,八年抗战中,除了办教育,吴立人还领导冀中地区军民开展地道战、地雷战,组建敌后武工队、雁翎队等。李英儒的小说及同名电影《野火春风斗古城》主角杨晓冬少年立志,16岁入党,为保卫河山委身革命,其原型就是吴立人。
     抗战初期的游击战争中,吴立人最早领导和推动“由地洞到地道即从被动防御,到向以区、村为单位展开地道战,主动保存自己,打击和消灭敌人的转变”。因这一对战方式对阻击敌人成效显明,被冀中九分区推而广之,史料记载,到1943年底,冀中九分区各县均有能藏、能走和能打的地道。


地雷战(左)、地道战(右)

据冀中九分区大事记,吴立人也是最早提出“地雷爆破和地道斗争相结合”战法的地委书记和军分区领导人之一。现珍藏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抗战时期八路军编印的作战手册——《爆炸之研究》就是时任冀中九分区地委书记兼游击总政委的吴立人主持编写的。
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中比较早的地雷爆破和地道战指导手册之一,于1941年5月1日签发,是为地道和地雷爆破的学习培训班编写的指导手册。书页详细教授了如何利用头发丝、洋铁桶、秫秸杆、洋铁皮、石头等普通物件自制地雷、炸弹等原材料,并书有埋雷、爆破技巧等。
中国人民自创的许多抗击兵器中,地雷是其中杀伤力最强、普及性最广的一类武器,对唤醒敌后民众的抵抗意识、牵扯日军兵力等意义重大。美国合众社、伦敦泰晤士报的记者哈里逊·福尔曼在看了冀中当时的地雷战后感慨:“一个人有相当大的勇气,才能面对敌人可怕的现代化武器想出这些‘微不足道’的抵抗方法。”
 
03
新中国成立筹建成电校


新中国成立后吴立人辗转绥远省(1954年划归内蒙古自治区)、河北省、内蒙古自治区等地就事,1955年11月,时任第二机械工业部第七局局长的吴立人接下委任状西迁成都筹办成电校。
     吴立人被委以新建学院的筹委会主任,主持筹委会工作,要求将交通大学(现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华南工学院(现华南理工大学)的电讯工程有关专业的师生、物资、图书、设备迁往成都,并在1956年秋季按时招收新生开学。


正在建设的主楼

     新学院从选址就波折不断。1955年10月初,几经研究比较,选定的簸箕街东边,府青公路以西,沙河以南,府河以北的区域被省委驳回,理由是该地是产粮多。1955年12月至1956年1月选址小组还在成都市和郊区的龙潭寺、回龙寺、红庙子、狮子山(现四川师范大学狮子山校区校址)、乡农寺、南郊的航空学校、城内的南较场、大坟包(现成都理工大学校址)等丘陵及山区16处地点实地察看。到1956年1月2日才最终确定学院地址在成都市东城乡和路南乡境内(后划为保和乡。今保和街道),西靠府青路,前临东一环路,北为沙河,东靠猛圣路(现为建设路)的地区。1956年4月11日,学院主楼方破土动工,此时距离限令开学时间已经很近了。



吴立人乘火车抵蓉



迎接三地师生



开校典礼

另一方面,由于当时通信、交通不如现在快捷,学院筹委会直到1956年6月才从北京搬到成都,而筹委会委员又多为三校有关领导,各有业务在身,分散三地。吴立人通常需独自往返奔波于京、宁(南京)、沪、穗(广州)之间奔走筹划,一边搜寻人才,一边动员三校教师共建新校,将招生、教学、采购仪器设备、聘请专家、迁校等工作分别交托给不同的老师负责,终如期建成新中国的第一所无线电大学。1956年9月17日,在还未装上楼梯栏杆和座椅的主楼,成电校学子迎来了他们的第一堂课。开校典礼上,吴立人鲜明提出:“电子科技大学建校目标之一是解决我国科学技术(无线电)方面落后的矛盾”。


吴立人塑像

     1959年,为了维护部分学生和教授政治清白,吴立人又悄然被调离成电校。1979年的9月17日,成电校正式开课的整23年,吴立人因病与世长辞,得覆中国共产党党旗入八宝山革命公墓第一室之荣誉。现电子科技大学立有吴立人塑像,碑刻“新中国电子科技教育的奠基人”。